被玩虐的女老师
时间:2019-12-10

音乐老师徐老师,这位新婚不久、意气风发的28岁美女老师整天挂着灿烂的笑容,因为爱情的滋润身体愈发地肥美性感,在王刚眼里,她穿着丝袜高跟鞋走路简直是趾高气昂,嗔怒时的微红脸蛋简直令人发狂。

据说她读大学时还是游泳队选手,拥有完美匀称的身材,长期锻炼富有弹力的肌肤下蕴涵着过人的耐力。

这种美丽又性感的女人,应该被凌虐到崩溃、折磨到凄美地死去!娇嫩的花儿就该有这种下场!

王刚从初中看到黑暗大虫的文件开始,心底就已经被种下邪恶趣味的种子,随着18岁成年,他越来越强烈地想要把脑中的幻想实现。

积攒了一年的零花钱,因为父母对独自留在国内儿子的愧疚,王刚每月的零花钱可不是小数目,他终于凑够黑暗大虫公司的价码,将性幻想对象徐老师变成肉玩具的同时,他也将这个新生的玩物彻底买断。

昨天下午在被徐老师训斥之后,他连夜与黑暗大虫公司签下邪恶契约。
第二天清晨,穿戴整齐准备上课的徐老师走上那辆居然提早开来的空荡荡的「学校班车」,突然有奇异的香味传来,接着失去知觉。

上午,外表是K歌厅的黑暗大虫公司分处开来辆小货车,货车上拉着一个电视机的包装大纸箱,歌厅经理还礼貌地请两位装卸工人帮忙搬纸箱。

等到纸箱放在白金VIP豪华包厢的桌子上时,王刚与五位铁哥们已经忐忑不安围坐在沙发上了,拿工具刀小心翼翼地划开包装胶带,首先露出一双黑色尖头高跟鞋,然后是蜷缩在纸张箱内的徐老师。

和往常上课一样的穿戴,蜷成一团显得原本就丰满的屁股更加鼓胀,仿佛要把浅灰色的裙子撑破,而圆滚滚的大腿包裹在丝袜内,灯光下显露出格外性感的光泽——徐老师,以前只能性幻想的对象,如今却像只乖乖的宠物般软绵绵蜷缩在眼前。

当时六位少年人下身坚硬无比,迫不及待把手伸向纸箱,搞得坚固的纸箱都碎成几片,徐老师也是此时惊醒,她惊呼自己学生的名字,王刚给了她一巴掌,然后开始有人狠狠地揍她,柔软的小腹不知道挨了几拳,衣服、袜子都被野蛮地撕碎。

之前少年人就被告知:「这个包厢是完全隔音的,里面和外面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,在里面你们就是至高无上的王,可以随意玩弄你们的玩具,没有任何人可以干涉你们。」

长达一天的轮奸就此开始。

六个少年人都处在精力旺盛无处发泄的年龄,加上刺激新奇的「玩具」,个个都是干劲十足,谁也不愿输给谁,一天下来徐老师被折磨到痉挛三次,几乎一刻不停地在被轮奸,下午逐渐意识模糊。

晚上第四次痉挛,终于连曾经的游泳队选手徐老师也虚脱,奄奄一息,然而却被注射了强心剂,连带体内剩余的生命活力也被挖掘出来。

现在,取代那些热乎乎的肉棒,剧烈震动的电动阳具发出的嗡嗡声充斥了整个房间。

情趣油被涂抹整个身体,在微红的灯光下,女人皮肤表面泛起妖异的光泽,这种油让女老师的皮肤更加敏感,尤其是原本就鲜嫩敏感的乳头、私处、菊门,油被恶意地灌进去许多,更是敏感百倍。

宋大庆拿一根羽毛轻轻拂过女老师高耸的乳房,女老师整个身体跳动起来,少年人们赶紧按住她,她感觉那根根本不是羽毛,而是电枪,划过的地方好像电流通过般在灼烧、辐射到全身仿佛电流在翻滚在激荡。

「啊——」女老师悲惨地叫。

王刚拽着头发捧起女老师的脸,看她原来充满尊严的美丽脸蛋写满痛苦,十足凄美得令人心醉,他又惊又喜:「太好了,没想到这些药这么有效!」

「先让她看看威力!」李建拿一只嗡嗡作响的电动阳具触到玻璃酒杯,厚实的玻璃酒杯居然经不起剧烈颤动的电动阳具,噼啪碎裂。

「不……不……」女老师别过脸去不敢看。

少年人感觉到手下的女老师身体在害怕地颤抖,都是哈哈大笑,宋大庆往她下身捞了一把,满手湿滑的淫水,不禁笑道:「老师,原来你是这么淫荡,看到电动阳具高兴得直流水!」

王刚大喊:「一起上!」

十二支电动阳具齐刷刷伸上桌子上仰躺的女老师。

「不要——啊——不要啊——」女老师撕心裂肺地惨叫,挣扎着扭动着油光润滑的身体躲避电动阳具。

从桌子上翻滚下来,重重摔到地上,然后少年人哈哈大笑着不肯放过她,电动阳具直追着她,让她像负伤的动物般亡命翻滚爬行。

修长的美腿踢蹬,其实踢到少年们身上已经软绵绵的并没有什么力气了,玩弄毫无反抗能力的女老师令少年们心情大快,电动阳具更加用力地往女老师敏感部位戳弄。

摇晃着雪白的肉体,女老师连滚带爬地扑到门口,使劲拉着门把,沙哑着嗓子喊救命,尽管一天下来的教训告诉她这根本是徒劳的,但她已经失去时间的观念,柔弱的逃亡纯粹求生的本能表现。

电动阳具逼迫并没有放过她,对着她雪白的背部、肥美的屁股发动攻势,她只能放弃门口,挣扎着爬向小吧台底下……

少年人见状哈哈大笑,在王刚的提议下玩「街头篮球」,六个少年人分成两队,相互比赛用电动阳具驱赶女老师,如果女老师爬进小吧台底下就甲队胜利,如果女老师钻到电视柜下就乙队胜利。

大家都是摩拳擦掌,女老师好像白嫩的活体篮球蜷缩在地上,喘息着,悲伤地听着少年们的计划,接着是残酷地执行,当然,残酷仅仅对女老师一人而言,少年人们可是兴奋异常。

比赛激烈地进行了20分钟,女老师从开始的惨叫翻滚逐渐变成呻吟爬行,少年人们却是越来越玩出乐趣,兴致高昂地大喊大叫,驱赶女老师在地毯上继续亡命奔逃。

高潮部分是女老师被电动阳具戳着菊门驱赶过中场的时候,她终于脱力失禁,抽筋的美腿颤抖着,地毯上被拖出长长一条颜色浓重的尿液痕迹。

「老师,您尿了呢!」宋大庆用脚轻轻踢着女老师剧烈起伏的小腹,开心地笑着。

「哈哈,老师需要别人帮她尿尿呢!」李建跑上前,双手抱住女老师的大腿弯,好像抱婴儿撒尿般将女老师端起。

宋大庆戏谑地吹口哨。

女老师浑身无力地任由李建搂抱与羞辱,但是下身尿液根本无法控制地流淌更令她羞耻万分。

这个场面让王刚想起初中时刻骨铭心的照片,那个被当成马般鞭打拉车的女秘书——她的尿液顺着大腿内侧直流进高跟鞋里,漏出来的在地上洒成一条湿漉漉的线。

「我们玩骑马吧?看老师的腰,完美的S形,好像等待别人骑上去似的。」
王刚放下电动阳具,又提出新玩法。

「是呀,老师的身材真是很淫荡!骑起来应该好玩!」宋大庆赶紧符合,其他已经在喝啤酒的少年人们又被燃起性趣。

「老师,如果您让我们每个人骑两圈,然后在原地模仿马上下左右振腰各十次,我就收回之前的话,放您回家。」王刚托起女老师凄美的脸蛋,说完这些话,又郑重其事地补充一句:「当然,前提是您保证和我们一样,彻底忘记今天的事,您看可以吗?」

女老师接近空洞的大眼睛里突然迸发出希望,她着急地赶紧点头。

「很好,大家骑老师吧!」王刚挥手大喊。

大家都是欢呼,王刚第一个反身骑上女老师的背,女老师颤抖着手四肢着地,承受着背上少年人的重量试图往前爬行。

但是被轮奸一整天又被像篮球般剧烈折磨的女老师早已脱力,王刚才拍打了一下她肥硕的屁股喊声「驾——」,她就整个人瘫软到地上,差点摔坏王刚。
「草!这什么马?」王刚怒气冲天地要踹缩成一团在地上哭泣的女老师。
旁边陈文赶紧拉住王刚,说:「我看老师是真没力气了,还是想办法增加她的力气吧!」

宋大庆沉吟道:「再打一针强心剂?」

陈文笑答:「不用,我看那些虐待用品里有电击器,电击连垂死的人都能救活过来,让老师恢复体力岂不是小菜一碟?」

「是啊,电击没玩过呢!」少年人们又有了兴致。

各种不同类型的电击器,锡箔纸贴式、鳄鱼夹式、阴部探入式、肠道深入式等等五花八门,被少年人们安装到微微发抖的女老师身上。

宋大庆调着「凌辱暴虐系列」节目单,调出电击女体的电影,然后指着大喊:「玩电击要先把女人绑好吊起来呢,大家快看,这个女人被电到流尿拉屎呢!」
大家赶紧围过去看,电视屏幕上一个女人被悬吊在半空,几个男人调节着电源强度,女人身体随之剧烈跳动,下身甩出金黄色飞溅的尿液,好像挂在钩上活蹦乱跳的鱼。

「就这样玩!」王刚点点头。

美女犬闻言立即爬过来,四脚并用爬上小吧台,按动开关,屋顶有悬挂的钩索装置自动降落下来。

全身安装了不知道多少电击器的女老师被拉起身,手绑到头顶,用绳索吊着。
美女犬嘴巴叼了一个遥控器给王刚,这个遥控器可以控制钩索上升下降,还可以旋转。

大家哈哈笑着,看盘腿坐在地上的女老师逐渐被绳索吊成直立,接着是脚尖勉强点到地面。

王刚把高度固定在这里,围着身材被拉得更为修长的女老师转了两圈,兴奋莫名。

女老师被吊起微微喘息,整整一天她终于有站起来的机会,否则都是躺在自己学生的跨下,可是站起来更加屈辱,好像肉摊上悬挂的猪肉,手被绳索勒得发疼,而脚尖点着地面久了又酸又麻。

「开始电击!」王刚猛然一挥手,少年人们坏笑着扭动手里的电击器开关。
被悬挂的女老师惨叫一声,双脚离开地面,再也管不了手部那点疼痛了,雪白的大腿痉挛地蜷缩起来,肉体在半空晃动。

「瞧,刚才还没力气呢,现在叫得那么大声。」李建哈哈大笑,更加大电流。
「等等,我们不要一直电她,要电一下,停一下,让她捉不到规律。」陈文又建议。

王刚两眼放光,点头道:「对,对,出其不意、攻其不备!陈文看不出你小子真狠!」

电流瞬间消失,女老师张开嘴大口大口呼吸,喉咙底发出嘶嘶的喘息声,胸口剧烈起伏,两团雪白的乳球上下跳动,她一只脚点回到地面,而另一条腿却神经质地依然蜷缩着。

陈文走到女老师面前,说:「对不起啊,徐老师,是您鼓励我学医的,您说我学医有天分呢,现在就见证给您看。」

女老师眼睛里充满痛苦与愤怒,但是不等她回话,比刚才更剧烈的电流穿越她的身体。

她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哀号,整个人跳起来,被绳索挂着不断扭动雪白的身体。

涂抹增加敏感的情趣油让她的身体敏感百倍,而那些电击器无一不是附着在
她乳头、腋下、肚脐、小腹、腹股沟、阴道、直肠、腿弯、脚心这些女性原本就
很敏感的地方。

电流的冲击原本就不是普通人所能忍受,更何况一个被轮奸整天虚弱又敏感的女人?

在她几乎昏厥过去的瞬间,电流停止了。

刚喘口气,松下紧绷的玉腿,电流又猝不及防地轰击全身。

女老师悲号着、跳动着,根本停不下来。

「哈哈,瞧老师,多像在舞蹈?」少年人们兴奋得像群逗弄着肥美猎物的狼。
「徐老师,您在上音乐课呢,这样的舞姿真是棒呀!」少年人们羞辱着美丽的老师。

电流冲击带来的女体弹动并没有因为她昏厥失神而停止,因为少年人发现只要加强电流,肉玩具就会继续凌空舞蹈。

后来,王刚还拿起鞭子抽打赤裸的女体,将白嫩的肌肤打出好几道血痕,宋大庆则「好心」地用蜡烛帮女老师的伤口愈合。

原本是想看女老师再次失禁,屎尿齐出的羞耻场面的,但是女老师浑身汗津津的,腹内的尿液都已经排空,于是陈文提议给女老师灌肠,再用导尿管反导大家的尿进女老师膀胱,菊门用肛门塞堵起,继续电击,看女老师什么时候能爆发将肛门塞突破。

大家嘻嘻哈哈地撒起尿,收集了,用来反灌进女老师的膀胱,还有灌肠,多余直接让女老师喝掉。

美女犬紧张地调配各种灌肠液,其实少年人哪里懂得什么灌肠液有什么功用?
他们觉得名字好听就随便要一种,1000毫升、2000毫升乃至4000毫升地不断用针筒、用压力灌肠机注入女老师体内。

然后继续电击,看女老师在空中弹跳的时候突然下身大爆发,肠液、淫水喷得满地满墙都是,场面极淫荡又极壮观。

这样断断续续地电击、灌肠、再电击、再灌肠,也不知道过多长时间,直到可怜的女老师下体喷出血。

「王刚,老师的屁门流血啊!」宋大庆摸着女老师微微颤抖的肥美屁股,看到她大腿内侧触目惊心的血迹。

而此时女老师整个人已经像死鱼样被吊着,最近的几次电击都不能令她大幅度弹跳了。

轮奸了女老师一整天,对少年们来说也很疲惫,赵明歪躺在沙发睡着了。
王刚也觉得死鱼样不动的女老师趣味乏乏,说:「那大家休息,明天继续,一定要干死她!」

少年们挥舞着拳头恶狠狠说:「对,一定要干死她!」

然后分散到隔壁卧室或者就地沙发上一躺睡着了,歌厅里只剩下女老师奄奄一息的喘气声和少年们心满意足的鼾声。

美女犬立即上来解下吊在半空缓慢旋转的女老师,将口吐白沫的她铐到机械手臂上,又送进玻璃展览室内清洗。

第二针强心剂注入,洗干净的女体又被机械手臂送出来。

「救救我,救救我……」又被挖掘出更深层次生命活力的女老师几乎是燃烧着生命在呼救,她希望同为女人的美女犬能同情自己。

但是美女犬仿佛没听见女老师的呼救,她将女老师细致地绑好,手臂缚在背后,大腿与小腿交叠束缚成极痛苦的四马攒蹄,再用钩索吊起。

悬在半空的女老师好像被临时保存的食物,绝望地呜咽着,美女犬熟练地往她嘴里塞了口球,阻止她大声呻吟。

然后开始为她灌肠,灌到小腹微微隆起,美女犬拿出一条带着肛门塞与电动阳具的贞操带给她穿上,顺便打开电动阳具的开关,强劲的嗡嗡声极细微地从女老师美妙肉体内部传来。

这下,肛门塞就不是女老师爆发能突破的了,她只能一直忍受腹部的鼓胀与绞痛。

最后,美女犬拿来一个定时电击器,鳄鱼夹分别钳住女老师的乳头和阴蒂,每十五分钟,电击器会释放一次中等电流,每一小时会释放一次强电流,让疲惫不堪的女老师无法入眠。

一天下来女老师唯一的食物是深入到喉咙底的肉棒喷射出的精液,剧烈地轮奸与凌虐,令她身心具疲,而她没有脱水死亡的原因是灌肠,人体最擅长吸收水分的是大肠与直肠,那些令女老师痛苦不堪的灌肠液反而维持着她的生命。
即使如此,少年们都睡着了,这个美丽的肉玩具也不能停止被折磨,她的美肉必须不间断地被折磨直到死亡。

做完这一切,美女犬爬出包厢,轻轻关上厚重门,只留下吊在桌子上空不断挣扎扭动的女老师和呼呼大睡的少年们。

【完】